第2336章 是爱情的力量


小说:妙医鸿途  作者:烟斗老哥

 朱尔斯拿着一叠资料,兴奋地冲入办公室,激动地说道:“我们赢了,集团属于我们了。乔恩的死忠全部放弃自己手中的股票,以很低的价格将股票抛出市场。”

 韩颖没有那么高兴,手指托着下巴,轻轻地点头,嘴角浮出复杂的笑容,“乔恩病危的状况,看来已经解除。”

 朱尔斯莫名其妙地望向韩颖,“我觉得乔恩应该已经死亡或者昏迷不醒,否则他怎么会轻易地将集团拱手让给我们。”

 韩颖摇头苦笑,朱尔斯虽然是数字领域的天才,但是对人的心理把控还很稚嫩,“既然你称那些股东是乔恩的死忠,若非他亲口命令这些人放弃手中的股份,他们会作出这么决然的策略吗?”

 朱尔斯很快醒悟过来,自嘲道:“是我想得太理所当然了。我被复仇的怒火冲昏了头脑,对不起。”

 韩颖站起身,朝朱尔斯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能拿下集团,朱尔斯花费了大量的精力,他实在是功不可没。

 证券市场的战争,涉及到每一个细节的处理,稍微有一点错误,都可能导致功败垂成。

 “乔恩经历这次失败,势必会日落西山,从高峰慢慢朝低谷坠落,未来将是你的天下。”韩颖鼓励道,“不过,乔恩手下还养了一个精算天才,他算是你的小师弟。”

 “巴乔夫吗?”朱尔斯眼中露出凝重之色,“在对于数字的敏感上,他比我还要强,只不过他年龄还小。”

 韩颖笑了笑,“有志不在年高。乔恩只怕是养虎为患。你现在的任务,是赶紧处理好,收购集团的后续事宜,确保将董事会和高层管理人员全部掌控在手中。”

 韩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突然开始经常微笑。

 尽管她笑起来很好看,就如春天的花一样,但朱尔斯却是隐隐觉得心痛。

 因为她的性格改变,跟自己无关,而是跟另外一个男人有关。

 当然,韩颖从一座冰山慢慢融化,这样的转变让她更具有女人魅力。

 朱尔斯眼神恍惚,转而露出凝重之色,“我已经从内部挖了一批职业经理人,他们将取代现有班底的工作。”

 韩颖颔首道:“必须要彻底地清洗干净。”

 朱尔斯转身离去,他必须要解决收购集团的后续事情。

 对朱尔斯而言,尽管乔恩依然还好好活着,但这是他人生当中第一次战胜乔恩。

 朱尔斯知道只能战胜师父的原因,乔恩永远是在单打独斗,而自己身边却是拥有一个精英团队。尽管他们在精算领域或许不是自己的对手,但在其他方面绝对可以对自己起到补充。

 更重要的是,朱尔斯从来不会觉得孤独。

 即使自己有一天失去了能力,他也相信,这个团队不会放弃自己。

 韩颖等朱尔斯离去之后,轻轻叹了口气,乔恩如果没事,那意味着极有可能是苏韬治好了他的重病。

 关于苏韬的医术,韩颖早已经认可

 ,所以苏韬能治好乔恩的病在她的意料之中,但当她知道苏韬深入虎穴,处于极为危险的境地,还是忍不住牵挂他。

 内心深处,永远藏着一个人的影子,无时无刻地影响着自己的理性,随时会让自己从理智变得感情。

 苏韬改变了自己,韩颖深切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变化。

 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

 韩颖嘴角浮出一抹浅笑,因为苏韬安全了,她可以抛弃那些沉重悲观的情绪。

 ……

 蔡振坤坐在酒店商务套间的办公桌上,不时会关注一下集团股票的情况,从自己与约翰尼斯分手开始,不断有坏消息传来。

 约翰尼斯被罢免董事长职务,股票如同雪崩断崖一般一泻千里,随后重要的董事全部抛投手中的股票,从不少专家股评来看,集团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蔡振坤几乎在半年的时间内,一直在跟进这个合作项目,如今集团陷入谷底,意味着他之前的努力全部白费,他只觉得心在滴血。

 为什么会突然遭此变故

 蔡振坤第一反应是苏韬,从苏韬与约翰尼斯见面之后,事情似乎在朝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蔡振坤站起身,打开门,拨通了姬湘君的电话,“你在哪个房间?我来找你!”

 姬湘君觉得蔡振坤的语气很奇怪,难道他跟自己一样,担心苏韬的安危?

 “我在大厅的咖啡馆跟您见面吧。”姬湘君轻声道。

 姬湘君换上一套正式的服装,在楼下咖啡馆见到黑着脸的蔡振坤,等她坐下之后,蔡振坤迅速开始质问,“苏韬究竟做了什么,你作为他的助理,一定知道他存有什么计划。”

 姬湘君莫名其妙地望着蔡振坤,苦笑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是你邀请我的老板给那个病人治病吗?”

 “仅仅是治病而已吗?我严重怀疑他是故意想搅黄我的计划。否则,为何当时不让我跟着过去。”蔡振坤冷声道,“约翰尼斯为什么会在与苏韬见面之后,被罢免集团董事长的职务,你肯定知道一些什么,现在赶紧跟我交代清楚,不然的话,我会让你后悔。”

 姬湘君没想到蔡振坤这么奇葩,她叹了口气,“是你让苏韬先生来给病人治病,现在却怀疑他破坏你的计划,实在让人无语。我建议你去精神病院看看,你根本不正常。”

 姬湘君意识到跟蔡振坤没有任何交流的必要,站起身便准备离开。

 蔡振坤一把拉住姬湘君的手腕,怒道:“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休想离开。”

 姬湘君甩开手,拿起桌上的咖啡杯,朝蔡振坤泼了过去,虽然她平时看上去端庄优雅,但也不是那么脆弱的女人。

 她跟着苏韬走南闯北,参加过艰难的户外求生,经历过援助计划,接触过传染性极高的神秘病毒,早已将生死抛之脑后,蔡振坤这样一个长期稳居高位,养尊处优的人,在她眼里就像是温室里的花朵。

 蔡振坤被泼得浑身都是咖

 啡,狼狈不堪,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他气得浑身直打哆嗦,愤怒指向姬湘君,怒道:“我会让你后悔的。”

 “你能怎么让我后悔,是想要让我失去工作,还是拿我的亲戚家人作为要挟筹码?”姬湘君对蔡振坤这类人很了解,阴险卑鄙的小人,往往喜欢背后打黑枪。

 “没错,我会让你知道,你和我不是两个世界的人。”蔡振坤冷笑,当着姬湘君的面拨通了岳遵的电话,“岳组长,你必须要帮我一个忙。”

 岳遵微微一怔听出蔡振坤的语气不同寻常,笑着说道:“请说。”

 蔡振坤愤怒说道:“我想让你现在将苏韬从国医专家组踢出。”

 岳遵眉心跳了跳,“原因呢?”

 蔡振坤语速极快,声音低沉,“因为他破坏了集团在华夏投资的计划,这可是涉及到近百亿的项目,难道理由还不充分吗?”

 岳遵的心性修炼得不错,要是年轻个十岁,早就破口大骂。

 他冷声道:“苏韬是一个大夫,他只是过去协助你,帮你的客户治病。你现在计划失败,不检讨自己的能力,竟然将责任推卸给他,难道不过分吗?”

 “那是因为他没有根据我的安排来治病,单独去见了病人,肯定是在治病的过程中,出现了什么疏忽,以至于让集团那边出现问题。”蔡振坤其实也搞不清楚现在集团出了什么状况,他现在只是为了转移注意力。

 绝大多数人都是如此,出现问题,不会找自己的原因,会下意识地将责任推给别人。

 岳遵冷笑:“一百亿的项目而已,苏韬创造的价值何止这么多。我建议你去好好打听,苏韬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你好自为之吧。”

 岳遵的心情可想而知,原本交给苏韬这么个任务,其实就已经给蔡振坤面子了。主要蔡振坤在商业领域的人脉关系很广,中间的介绍人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曾经对岳遵有提携之恩。

 如果岳遵知道蔡振坤是这么一个卑鄙无耻,毫无底线和良知的小人,绝对不会开口让苏韬来帮他。

 没想到岳遵不仅不给自己撑腰,还骂了自己一顿,蔡振坤只觉得自己现在特别的委屈,怎么就遇见了这么一帮不可理喻的家伙?

 蔡振坤好歹也是呼风唤雨的人物,这帮医生竟然敢漠视自己,难道他们不怕自己动动手指,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吗?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离开了。”姬湘君发现蔡振坤给岳遵打电话也是碰了一鼻子灰,心里好笑不已。

 岳遵和苏韬的关系,怎么会因为他而受到影响和破坏呢

 “泼脏了我的衣服,想这么轻松地离开吗?”蔡振坤发现自己只能使用这么低级的理由,拦住姬湘君了。

 “不让她离开,你又想怎么样?”不远处传来清脆的声音,一个穿着职业装的漂亮女子摘掉墨镜,平静地望着蔡振坤。

 姬湘君微微一怔,没想到她会在关键时刻出现,并且帮助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