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3章 谁指点谁 新


小说:都市最强修真学生  作者:林北留

 不听话的狗都欠打?!

 擂台上的舞修命此时都快要气炸了。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任何对他这般羞辱过!

 哪怕就是口头上的辱骂与轻视!

 敢当面这么说他的,不死也残!

 他是舞家宗族的大少之一,他人如此辱骂,那就是打舞家的脸啊!

 他不将这等人收拾,舞家也不会放过!

 眼前。

 与白惜莹输了,舞修命自己已经觉得丢脸至极!

 心头的羞怒可想而知!

 此刻听得林天叫他做狗,简直是让他不敢置信,脑子里轰隆隆炸响!

 心口的怒火,都快炸开!

 “啊啊啊啊……”

 好半晌,舞修命嘴里发出怒吼声,上的剧痛都不顾了,怒指林天喝道:“你胆敢说本少是狗?你死定了!我咬你碎尸万段!铁狗,叫人,给本少叫人……”

 只是跟随他来的那几个狗腿子,只是也陷入了懵bī)当中。

 他们如何都想不到,舞修命会输了!

 而且模样这般凄惨!

 那叫铁狗的有些手足无措,颤声道:“舞少,叫谁?”

 这里是南岛舞家,不是宗族啊,哪里能叫什么人!

 他看向擂台上的白惜莹,目光里透着浓浓的惧怕!

 “动手吧!你得让他知道,他是天生高贵呢,还是天生卑jiàn)!”

 林天目光冰冷,直视着白惜莹,说道:“对于这种人,哦……不,是一条只会乱吠的狗,你怜悯与手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你以为现在不让他跪下学狗叫,之后他就放过你们?只要不是真的残了,舞家那边也无话可说!如果他时候带着高手来寻事,南岛舞家也不会坐视不理!”

 一番话一番分析,白惜莹听得一怔。

 也觉得有道理,她美眸骤冷,转头看向舞修命,道:“跪下,否则休怪我动手了!”

 “卑jiàn)的女人,你敢?你敢么?你敢按照他说的做,你就死定了!”

 舞修命两眼一瞪,对着白惜莹怒吼起来:“你们这些都是卑jiàn)的异姓族人,天生卑微下jiàn),谁给你的勇气反抗!啊?找死啊!你打伤了本少……”

 卑jiàn)?

 这话,让得白惜莹脸上的神色更为冰冷了。

 似乎她被刺激到了一般。

 上的气息变得暴乱起来。

 “跪下!”

 喝一声,白惜莹踏步掠出,直接来到了舞修命的后。

 “你敢!”

 舞修命两眼怒瞪,再次吼道。

 他连忙出手,准备反抗。

 只是可惜。

 刚才的两处致命破绽被攻击,他现在几乎是处于重伤状态,根本不是白惜莹的对手。

 而白惜莹攻击他后,那儿有着另一个破绽。

 嘭~

 白惜莹不偏不倚的打在了舞修命后的天擎脉上。

 没有骨头的断裂声,倒是有肌破碎的清脆。

 “啊……”

 舞修命发出惨叫声,噗通声下他跪在了地上。

 脸上的狰狞与愤怒,逐渐被扭曲的痛苦神色代替。

 到得最后,他子都有些颤抖,眼里流下了泪水。

 竟然,是被打得哭了!

 “疼死本少了!”

 舞修命发出哭喊,痛苦非常。

 “刚才说的打赌,你现在要兑现了吧?赶紧爬起来跪好,学狗叫!”

 林天这时走了过来,站到了擂台边上,对舞修命冷冷喝道。

 痛苦,已经让得舞修命快要昏死过去。

 刚才白惜莹打的天擎脉,简直是要了他的命一般,疼得无法忍受!

 现在听得林天这话,他直接噗的一声吐了口血。

 这是气得吐血了!

 “小子……”

 舞修命死死的盯着林天看,眼里杀机弥漫。

 不过林天没理会他,见着舞修命没有动作,转而对白惜莹道:“继续打他的天擎脉,直到他跪下学狗叫为止!放心,打那里最多是让他肌损失,不会致命,不会重创!”

 闻言,白惜莹微微迟疑了一下,旋即再次动手。

 她没有再手软,对着舞修命背后就是连续几掌下去。

 “啊啊啊……”

 那里的天擎脉是他的破绽之一,不致命,但却能让人陷入炼狱般痛苦,钻心的剧痛,能让人灵魂颤栗一般。

 舞修命那里扛得住啊,连连发出哀嚎,他子颤抖,面目狰狞,眼泪齐飞!

 仅仅一分钟后。

 “啊……我跪,我叫!”

 最终是实在挨不住了,实在太痛苦了,想昏死过去都不能。

 “我是狗,我跪……汪汪!”

 舞修命服软了,他爬起来跪好,真的汪汪学狗叫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林天之外,都看得目瞪口呆。

 哪怕是白惜莹,都想不到那天擎脉的剧痛,会让舞修命低头了。

 擂台四周的重任,都陷入了死寂。

 此刻只有舞修命学狗的叫声。

 “原来,你也并非天生高贵!”

 半晌,白惜莹冷冷的俯视舞修命,淡漠说道。

 这话似乎是补刀一般,舞修命噗再次吐了一口血,随后两眼一翻,旋即晕死了过去。

 边上不愿的铁狗等人,手足无措起来。

 “把人拖走,滚!”

 杨秀华这时站出来,赶忙对铁狗等人喝道。

 几人浑一颤,不敢逗留,抬着昏死的舞修命灰溜溜跑去。

 其实杨秀华主要还是担心舞修命出事。

 现在只是受了皮外伤,舞家也不会就此大动干戈的。

 反而是这一次舞修命输了,才是最丢脸的事!

 “小哥哥,谢谢你!”

 这时白惜莹走下擂台,对林天躬拜谢。

 其他人都微微低头,神色间带着感激之色。

 “只是碰巧,举手之劳!”

 林天笑着摆摆手,而后对杨秀华道:“我们走吧!”

 “你们继续好好努力!”

 杨秀华满心疑惑,但没有多问,带着林天继续找舞家深处走去。

 “你是武师?”

 走出不愿,杨秀华终于是忍不住出声。

 林天淡淡一笑,含糊其辞的道:“算不上吧,我没练过武道,只是碰巧稀里糊涂的研究了一下!”

 杨秀华不由得沉默,她没有再追问。

 只是她看着林天的目光,多少有些不一样了。

 不久两人来到了一座院子跟前。

 杨秀华让林天在门口等候,她踏步走进去。

 不到两分钟。

 她重新走了出来,道:“我和舞开颜打招呼了,说明了况,你进去吧!而且就你这对武道的悟,我觉得以前前途无量!比那舞修命还要恐怖百倍!你如今这样,只是以前没机会得到武道系统的修炼罢了!现在有舞开颜指点的话,肯定不一样!下来也没我什么事了!”

 说完,杨秀华已经退下离开。

 指点?

 就怕不知道谁指点谁了!

 林天撇了撇嘴,但等杨秀华离开,他还是踏步朝院子内走去。

 他对那舞开颜颇有些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