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 最好的


小说:大医凌然  作者:志鸟村

 小戴依旧是半昏迷的状态。妻子小凤打了一盆热水,细心的给他擦脚擦手。

 她时不时的抬头看看老公,似乎想要说点什么,却是始终没有等到小戴睁开眼睛的时候。

 “你也坐着休息会吧。”一名护士走到小凤跟前,轻声说了一句,然后就觉得嗓子痒,咳嗽了两声。

 轻声说话这种技巧,对ICU的护士来说,是很稀罕的。

 粗声粗气,凶神恶煞,脾气塑劣才是ICU护士真正的特质,也就是确实同情小凤,才让护士们不自觉的调低了音量。

 “谢谢。”小凤依依不舍的站了起来,也知道护士对自己挺好的,强行给了一个笑脸,低声道:“小戴第一次进ICU的时候,我就希望他能早点好起来,早点回家……结果每次都是我自己回家……”

 “不是已经安排手术了吗?等手术做完,再住一段时间,也许就可以回去了。”护士也不知道该怎么劝。IU里的病人,开开心心回去的有,更多的却是在沉默中离开的。

 要说司空见惯,护士们也是司空见惯了。

 但是,小凤这样的病人家属,却是不免令同为女性的护士怜悯。

 放弃优渥的家庭,勇敢的与爱人私奔,建立自己的小家庭,努力拼搏,终于建立了一份事业,接着,却是丈夫胃癌的消息传来……

 护士们看着小凤,都觉得心疼。

 “还不如让老公找个小三呢,至少净身出户,钱能留下。”老护士坐在护士台,远远的望着小凤的背影,顺口唠叨了两句。

 “那我宁愿老公病死算了。”旁边的小护士嘟嘟嘴,对老护士设定的情节不满意。

 “车撞死清爽点,不光钱留下了,还有赔偿款。”资深护士叹口气,研究的非常透彻的样子。

 “你们就不能想点好的?”ICU的主治阎医生遮听都听不下去了。

 “不生病最好,咱们也见不着啊。”小护士半开玩笑的道:“其实能治好也行,我看小夫妻还是有点存款的,听说是做批发生意的。哎,别是人才两空就不错了,他们做生意的,怕是还得有本钱周转。”

 阎医生不明所以的笑一笑:“治好哪里简单。”

 说着话,阎医生的目光却是落在了刚进门的凌然身上。

 刚刚洗了一个热水澡,又吹了头发的凌然,发梢略略蓬松,看起来像是只刚睡醒的年轻狮子。

 阎医生却是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面对凌然,他现在可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了,连忙清清嗓子,上前道:“凌医生又来查房了。”

 “恩,小戴的情况怎么样?”凌然直接喊了病人的名字,没喊床号,也是因为胃癌肝转移的手术足够大。

 听到动静的小凤亦是站了起来,有些惊惶的看向凌然。

 对她来说,每一次医生的到来,都是令人担忧的。

 阎医生看了一眼,道:“情况稳定,今早做了一个CT平扫,面积略有增大。”

 “我看看。”凌然自个儿没动手,就伸着脖子,看前面的屏幕。

 一名护士立即给调出了小戴的CT片,再调整到凌然方便的角度。

 “瞳孔征很明显了。”凌然看着平片,表情凝重。

 肝转移的肿瘤,由于代谢旺盛,以至于血供相对不足,会在早期就有坏死的症状。就是病灶中心,会出现肿瘤细胞大量饿死的情况,从而导致中心出现低密度影。

 因为中心的肿瘤细胞死了,从而有了不同的灰度,而范围更大一点的肿瘤,又与正常细胞有不同的灰度,所以,在CT片下,这样的瘤灶被称为瞳孔征,就是病灶好像瞳孔一样。

 如果中心坏死的范围再大,从而使得坏死范围大于肿瘤的时候,CT片里的表现,就是圈饼征。

 介于两者之间的,则被称作牛眼征。

 小戴的肝转移还不是很广泛,这也是他能做手术的基础,但肿瘤显然也没有停滞不前……

 “化疗做了一次?”凌然低声询问。

 “是。”

 “看看能不能再做调整,尽量明天开始手术。”凌然没有立即要求手术,针对胃癌肝转移的病例,先做一定程度的化疗,再做手术的效果会更好。

 阎医生最近两天也是恶补了相关的文章,认可的点点头,再看了一眼小凤,对凌然道:“凌医生,病人家属就在跟前,您要不要给说两句?”

 “说什么?”凌然问的直白而简单。

 阎医生愣了愣,再道:“术前谈话?”

 “左慈典已经跟他谈过了。”凌然停顿了一下,道:“家属选择手术,也是希望延长生存时间吧?”

 “那肯定。”阎医生说着叹口气,明白凌然的意思了。

 肝胃联合根治术,说是根治,是不太可能根治的,只有极少数人,才有奇迹般的超长生存时间,而大部分的普通病人,即使做了该项手术,三年生存率也是无限趋近于0的,五年生存率连统计的必要都没有了。

 但是,相比ICU里等死,甚至在昏迷中转眼就死,有一定的概率生存两年,有较高的概率生存一年,是这项手术的意义所在。只是由此耗费的金钱和精力,以及给病人带来的疼痛,就看病人和家属自己的选择了。

 阎医生不由的看向小凤和小戴,心道:“对他们来说,哪怕只有一年时间,也是开心的吧。”

 凌然同样向那边看了一会,接着再继续查房。前几日做的肝切除病人都尚未出院,而对这些病人来说,一次肝切除手术,也是险死还生,前事未知的经历了。

 滴滴……

 一台病床的监视器,毫不意外的响了起来。

 凌然偏偏腿,就跨了过去,搭眼一看,就道:“ST抬高,心梗,通知心脏内科。”

 说着,凌然就上手开始了胸外按压。

 “凌医生现在也还是自己做心肺复苏?”王传文此时换了弟弟进来,看望王传礼,就见凌然已是不惜体力的按压起来。

 有效的心肺复苏,对于胸外按压的要求是极高的,而院内抢救是效率最高的,凌然自然是直接上手。

 旁边的小护士同样熟悉心肺复苏,双手捧心:“因为凌医生做的心肺复苏是最好的。”

 “最有效果的。”另一名护士默默的给病人换药,眼神微飘,赞成的说了一句。

 “是真的好。”认识王传文的资深护士,特意的强调了一句。

 王传文笑笑,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