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小说:女总裁的王牌赘婿  作者:江南七寅

 女总裁的王牌赘婿第二卷:峥嵘第四百零三章暴风雨前的宁静“哼!居然不第一时间给我松绑,你知道我被绑着有多难受吗?!”

 皇甫珊此时再次找回了自己刁蛮大小姐的那一面,其实她其实并不是有意要这样,只是因为刚才受到了太大的惊吓,所以……

 这要是放在以前,李凌根本就不会跟皇甫珊一般见识,可这一次,他多少是有些烦了,首先,这一次前来绑架皇甫珊的不是普通的犯罪团伙,而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玄阶高手,若不是李凌的实力高出对方一大截,皇甫珊现在是什么下场那还得另说。

 这小妮子一句感谢的话不说就算了,居然还对自己大呼小叫,好像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一般。

 其实真正让李凌气愤的是,刘叔为了保护皇甫珊,一只手很可能已经废了,难道这妮子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吗?真以为自己是皇甫雄的孙女,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李凌此时此刻非常激动,他并不是真的责怪皇甫珊,而是觉得皇甫珊真的应该懂事一些,不然未来会酿成更大的祸端,到时候有又谁能够救她?

 “皇甫珊,我问你,你今年多大?”

 李凌用前所未有的冰冷口吻问道。

 皇甫珊感受到李凌身上那股骇人的气息,脸色顿时吓得一片煞白,连呼吸都开始有些不顺畅。眼前的李凌,是他从未见过的,之前无论自己说什么做什么,李凌都没有跟她一般见识,这让她甚至觉得李凌压根就没有脾气,可现在,李凌的气息着实吓到了她。

 “什么多大了……你……你现在问这个有什么意义,快点放开我啊!”皇甫珊的语气缓和了一些,甚至变得有些怯懦。

 皇甫珊从来没有见识过一个人可以有这种恐怖的气息,令得她害怕的头皮都发麻了。眼前的李凌仿佛变成了一个恐怖的陌生人。

 李凌意识到自己杀机太重,可能惊吓到了皇甫珊,连忙将身上的杀机收敛,心情也平静下来,重新看向皇甫珊:“皇甫珊,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我的工作只是给你和段佳做饭,把你绑在树上的又不是我,你觉得我有什么义务要听你的使唤将你放开?我不管你在家里是怎样的娇生惯养,出了社会,没人会惯着你,你这样只会让人对你感到讨厌,你知道吗?”

 李凌这一番话就像是一根锋利的尖刺,一下子扎进了皇甫珊的心。

 从小到大,没有人用这种语气责备过他,一时间,委屈,气愤,全部化作泪水从她的眼角疯狂溢出。

 可李凌正在气头上,接着说道:“这个家伙是一个职业杀手,现在能够将他这种人给请来的幕后黑手,实力一定不简单。你要有一些觉悟,平时小心一点,不要和一些行为可疑的同学太过频繁的接触,很多人,都有可能是在摸索你的方位,锁定你的行踪的。——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知不知道由于你的原因,刘叔很可能会废掉一只手?!”

 本来李凌一直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但是说到最后,他越说越生气,尤其是看到皇甫珊此时好像是受到了莫大委屈的样子,他更是气不打一

 处来。说到最后,皇甫珊那水汪汪的眼睛里,泪珠子在盈盈的打转,嘟着嘴巴,一句话不敢跟李凌说。

 “刘叔……刘叔他现在怎么样了?”皇甫珊用蚊子嗡嗡嗡一般的声音细细问道。

 “你还知道关心你刘叔啊?”正当李凌准备再次质问皇甫珊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刘叔?”

 李凌扭头朝越来越近的身影望去,有些惊讶地喊出了声。

 此时的刘叔,脚步飞快律动,左手不停的在滴血,另外一只手扼住左手。

 “大小姐,你没事吧?”

 刘叔非常的敬业,完全不顾自己左手的伤势,第一时间朝皇甫珊冲了过去,那一瞬间,他的眼里似乎只有皇甫珊一个人。尽管李凌才是第一时间跟刘叔打招呼的那个人,但刘叔却是直接将李凌忽视,火急火燎地赶到了皇甫珊的面前,用自己仅剩的能动的右手给皇甫珊松绑。

 看见这一幕,李凌突然很触动。

 皇甫珊有如今这样刁蛮不讲理的性格,多半也是被刘叔和皇甫雄娇惯出来的吧。

 但雏鸟总有长大的一天,皇甫珊难道这辈子都要在皇甫家的庇护下活着吗?这样的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刘叔,过来!我看看你的手是什么情况?”

 李凌有些愠怒地对刘叔说道,其实是因为对刘叔的担忧。

 “我没事!大小姐,你没有受伤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刘叔强忍着左右传来的钻心的疼痛,不断询问皇甫珊道。

 李凌本以为皇甫珊会趁着这个机会狠狠地告李凌一状,但皇甫珊却一改之前的刁蛮,满眼担忧地看向刘叔:“刘叔,你的手……你的手一直在流血,裂开了好大的一条口子啊!李凌,我知道你会看病,你帮刘叔看看手好不好?刚才是我不对,我不该对你大呼小叫,我向你道歉,但请你一定要给刘叔把手治好啊!”呜呜呜,我求你了~~”

 听皇甫珊这么说,李凌的眉头舒展了不少,看来这丫头还是有点良心的,不是那种不可雕的朽木。

 “放心,不用你说,我也会跟刘叔看病的。”说着,李凌不由分说地走上去,将刘叔的胳膊拉了过来:“刘叔你放心,那个绑架皇甫珊的杀手,已经被我搞定了。”

 刘叔看着地上那具一动不动的尸体,放心地点了点头。

 “刘叔……你的手筋断了。”李凌看着刘叔那鲜血淋漓的左手,看到手腕处有一处触目惊心的伤口,应该是被某种利刃划伤了。

 “他么的,我说怎么这么痛呢!小李,能治就治,治不好也无所谓,反正有你在,小姐肯定不会受到任何人的伤害。我都一把年纪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退休,好好地享受一下退休的生活。”

 刘叔虽然口上这么说,但眼神中却流露出浓浓的不甘心。

 手,对于一个人有多么重要,这一点不言而喻。

 “刘叔,是谁跟你说你的手治不好的?”李凌问道。

 “嗯,你的意思是,还可以治好?这可是断了手筋啊!还能接上?!”

 “这也许放在其他的医生面前是没有办法的,但是你认为……这种小事情,能难住我么?”说着,李凌自信一笑,然后将自己的贴身布包丢给皇甫珊,对她说道:“丫头,别愣着了,想让刘叔的手接上,乖乖的给我打下手。”

 皇甫珊闻言老老实实地慌忙点头,泪眼汪汪地听候差遣。

 其实皇甫珊有时候还是很懂事的,她分得清孰轻孰重。

 在他看见刘叔血肉模糊的手时,她虽然吓得小脸儿苍白,但是她知道眼下只有李凌能够帮得了赵叔,就没有说哪怕一句废话,李凌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甭管李凌命令她的口吻是如何的严肃,她都没有一句怨言。

 人心都是肉长的,其实不只是刘叔把她当做是亲女儿来看待,她也是将刘叔当作了是自己的亲人。

 经过大概十分钟的折腾,李凌长舒了一口气,道:“总算是接好了,不过这只是紧急处理,回去还得用石膏固定一下,不然还是容易受到二次伤害。”

 因为这是在野外,所以李凌是没有办法给刘叔上麻药的,所以接手筋的全过程,刘叔一直强忍着那种筋肉分离的痛苦,这听上去容易,真要是放在某个人的身上,那这种疼痛感,足够令人疼的发狂。试想一下,如果有一个人把你的血管或者肉筋当做橡皮筋一样生拉硬拽还得给你系个蝴蝶结,长达半个多钟头的痛苦,你能受得了吗?

 但刘叔却硬生生地撑了下来,这一点,李凌内心深处一万个敬佩!

 不愧是跟着皇甫雄老爷子驰骋天下的人,果然不简单。

 刘叔面色苍白地看向李凌,露出了一抹笑意:“多谢了,要不是你,我这手可能真的就要报销了。”

 “瞎说什么,刘叔吉人自有天相,怎么可能会断手。放心吧,等伤势痊愈后,保证跟全新的一样。”李凌对自己的医术还是有把握的。

 “对了,你问出来这杀手的身份了吗?”刘叔突然想起来这茬,问道。

 李凌摇了摇头:“我下手的时候稍微重了点,他直接嗝屁了。”

 刘叔闻言,面露遗憾。

 “这次的绑架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而且凶手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如果不查清楚的话,大小姐的处境会非常危险。”

 “虽然我没有从他口里得到任何线索,不过我有一个人选,这件事情或许跟他有关。”

 “谁?”

 “李勇。”李凌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之前李凌从背头男子的意识中得知,燕京很多的玄阶高手都被李勇招至麾下,那眼下此人很可能也是李勇的手下。

 “你明天帮我查一查李勇的踪迹,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去调查。”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