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章 凝聚法相


小说:裁决之主  作者:暴怒唐三藏

 “不....不!”虽然虚弱的孽镜山主已经被裁决之力牢牢的控制住了意识,但在此生死一线之时他还是本能的想要抗拒。

 裁决神种现在已经深深的在杨厚土的灵魂中扎根,这神异的力量需要他一点一点的去摸索,去发掘它。现如今的他只能够做到用它的本源对敌,对这神力的运用别说小成,就连是入门都还算不上。

 “哼!妄想挣扎?”杨厚土没有收敛心中的怒,因为他发现越是对这种恶保持着怒火,他上的罚恶神力就越发的活跃强大。

 他双手成爪直接拍在了虚弱的孽镜山主头上,层层罚恶之力不停地往他上缠绕而去。片刻之间,已经层层密布将孽镜山主裹了个严实。

 “你这是…你这是!!!不!!!”挣扎无果,罚恶之力终究还是渗透神魂。孽镜山主仿佛发现了什么,不知是出于痛苦还是惊恐。他不住的在地上翻滚着。

 裁决之力在他手中还太过弱小,当然,这也是对这类高端存在而言。若是普通恶鬼,以杨厚土现在的能力,抬手可判。

 杨厚土看着那进度缓慢的渗透眉头皱起,他缓缓闭上了那双暗黑色的眼睛心中开始感悟着什么。

 罚恶之力在渗透的同时也不断的将汲取到的纯净愿力反馈给杨厚土。通过这源源不断的神力灌入,杨厚土心里一动开始尝试着凝聚自己的法相投影。

 法相二字虽是由佛者广为传播,意义为诸法之相。但这却不是说只有佛者才能够凝聚法相。相反,此术原本就是冥王神系所有。

 高等神都会通过法相来收取凝聚自己的愿力。法相分两种,一种是体相,也就是与本体一般无二的呈现。

 而另一种为意相,也就是修行方向的投影。像是酆都大神的法相就是这两者的结合体。黑白代表着善恶,但他将黑白意相凝聚了自己的体相之上,这才造就出酆都大帝独一无二的意体法相。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有的神只凝结出的法相与自己的长相不一样了。比如妖怪本体为石头,但突破之后它凝结出的法相却是一个与之八竿子打不着的兽类法相。

 法相是高级神的专属,道传突破天师可凝,妖怪突破妖王时可凝,而神与神佛则需要达到三级的高度才能够成功凝结出法相。

 杨厚土是个异类,论道传等阶他还没有到达地师境界,一个小小灵师而已。论神力他也只是堪比四级神将罗汉之流。

 但他现在就是有那股冲动想要凝聚法相。第一是因为他裁决之力的特异,第二就是现在有一个虚弱的称号佛在给他源源不断的提供着凝聚法相所需的消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嗯?”拥有冥王阅历的杨黄天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杨厚土的变化,他有些

 惊异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位弟弟。这是凝聚法相的前奏他知道,可就算是他也没见过一个实力刚刚才达到上台面的人就开始凝聚那高等神佛才那个拥有的标志。

 杨厚土静心感受着能量在魂体之内的极速流转。没人教他怎么凝结法相,但凭借着心中的直觉和裁决之力本的引导,一股精纯的能量正从他的魂体透而出,仿佛一只无形的画笔在他的后缓缓勾勒出了一条条的轮廓。

 而用以勾画这些的所有能量都是由地上那个孽镜山主无偿提供的,裁决之力化作丝丝黑线不断的在他后舞动着。

 片刻之间,一个高达近三米的人形轮廓就呈现在了杨厚土的后静静漂浮着。

 “不够…”杨黄天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他感觉到那虚弱的孽镜山主的佛魂已经趋于崩溃的边缘。一个三级神佛全盛之时尚不能帮助不足以凝聚法相的人做这些,更何况虚弱如现在的他了。

 杨厚土太过冒失也太过激进。勾勒法相尚且不足,更何谈凝聚法相之心,也就是神基!

 杨黄天踏前一步,运起那同样有些不稳的神魂之力将自己神魂之中的一个拳头大的金亮核心bī)出,一咬牙大喝一声:“斩!”

 阳剑应声落下,“锵”一声,锋利如阳剑斩在此物上居然都迸出了一串火星。

 一颗如同指甲盖大小的碎片被斩下,杨黄天神魂突然颤抖起来,他强忍着灵魂搅动的剧痛将核心收入魂中,然后一掌将那碎片狠狠的拍向了依旧闭目全神凝聚法相的杨厚土。

 这是他的神魂核心,一种效用与神基相同的存在。杨厚土后继无力的况非常明显,若是现在不帮助他完成这一步,那他在之后想要凝聚法相将比别人还要困难无数倍。

 凝结法相讲求一个水到渠成,现在杨厚土的碗还小,装不下这么多东西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水到渠成。

 只是他现在恰好掌握了那个时机,若是失去,相当于碗就摔坏了。再要依靠这个破碗重来就困难了。

 杨厚土的法相轮廓已出,但现在只有表象而已,他急需一个核心来运转稳住这个本不应该此时出现的微型法相。而杨黄天,恰巧能够帮他做到这一点,虽然对他的神魂伤害很大,但他不在乎。

 他就是如此,可能有人会觉得他宁愿牺牲二老之魂也不愿冒那暴露的风险过于绝,但除此之外,他本人却又是一个乐意付出的存在。只是在有的事面前他需要衡量。

 如果说杨厚土勾勒出的是法相的条条银河,那杨黄天拍入投影中的那碎片就是一颗引亮星空的初。

 在碎片进入之后,杨厚土后的法相虚影霎那之间像是画龙点睛中那神妙的一点圆满了。整个虚影瞬间凝实了不少,

 各脉络线条之间以碎片为中心开始缓缓连接,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活过来了一般。

 “本我法相!现!”杨厚土猛然睁开双眼,后法相骤然明亮,一个丈余高的人影完整显现出来。那是以杨厚土为原型刻画而出的本我法相,法相初成的杨厚土与酆都的裁决法相有着明显的差异。

 以裁决之力为基础凝结出的法相被杨厚土愣生生的以罚恶为主的存在,黑袍黑手中裁决笔散发出一阵煞气,只有左手掌之上漂浮着的那本散发着柔和白光的善恶簿是以白色的赏善之力凝聚。

 以煞罚恶,赏善存心!

 这便是杨厚土,与酆都那善恶参半黑白双截然不同的恶之裁决法相!

 杨黄天剥离的那颗神魂之心碎片如同定海神针一样变成了杨厚土法相之上眉心中的一个光点。那光点此刻已经完全与法相融为一体,化为这具早产法相的灵魂存在。不断的吸收着四面八方的煞之气来补充稳固杨厚土那幼生期的法相。

 试问此阳界还有谁能够以阳人之神魂肆无忌惮的吸收间力量?仅杨黄天一人尔!

 “你还有什么遗言么?”杨厚土双眼灼灼的看着如一滩烂泥似的瘫软在地的孽镜山主淡淡问道。

 法相的成功凝结,代表着杨厚土已经正式脱离了寻常道传的路,正式成为了一个---神!虽然他没有信徒,无法用利用法相无时无刻的吸收属于他的愿力。但,这不重要!他早已打定主意,今后自己的目标就是扫平一切罪恶神佛!

 孽镜山主缓缓抬起头颅,脸上露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先是遭受重创,紧接着又被面前这杨家后辈吸光了愿力,被他同化的力量被这年轻人如同垃圾一样打散,作为能量源泉存在的神基内的纯净愿力被他吸食一空。

 曾经的神光已然消散,现在的他已经沦为曾经被自己视之为蝼蚁的普通亡魂之。成王败寇,他....还能有何话说。

 若是今自己胜了那冥王转世,这一刻高高在上的也许就是自己了吧。

 “你们....不会成功的。”他微眯着眼看了一眼远处的杨黄天又转过头盯着杨厚土道:“你上的力量是来自于那位吧...呵呵。一个冥王转世,一个酆都传承。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想做什么,但...你们不会成功的。”

 杨厚土冷笑一声,讥讽道:“原来这就是世人口中慈悲为怀的佛么?将死之还不忘诅咒两句。你真是....冥顽不灵呐。”

 “阿弥..陀佛...佛皇在....呃!”孽镜山主口中话语未毕,远处的杨黄天骤然警觉“唰”的一下如瞬移一般直接闪到杨厚土前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这是在间,一个神佛诵念地藏之名,虽然他神力

 全无,但只要地藏想要注意那是绝对瞒不过他的。

 举头三尺有神明这话可不是传言。

 只见杨黄天根本不给孽镜山主再多言的机会,单手一用力手中神魂力量爆发。如此状态的孽镜山主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化为了飞灰。

 魂是一切的根源,魂灰漫天,孽镜山主这个曾经辉煌过的称号佛的生生世世就此谢幕。

 “你抢了我手刃仇人的机会....”杨厚土的声音幽幽响起。刚才就算杨黄天不动手,他也会及时掐断孽镜山主的。为道传,这点常识他还是有的。对于杨黄天的突然插手他心中怨念再升。

 “我....抱歉。”杨黄天此时面对着这个兄弟突然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这一刻应该算是他们两兄弟真正的第一次独处。

 可...杨厚土现在却没有了初见时的坦然,眼中尽是莫名的敌意。对此,杨黄天只能叹息。

 “不用抱歉,我说过,你我不同。以后我们的路也不同。若有朝一你重回巅峰,我不会拉不下脸来求你点燃二老的魂火。但若你不幸再次死在那秃驴手里,穷极一生我也会找到重燃魂火的办法。”杨厚土看着自己这个陌生的兄长面色决然。

 杨黄天苦笑一声只能沉默。

 此行虽然灭杀了孽镜山主,但却毁了二老之魂,可谓是一败涂地。但杨黄天心中却是暗自松了口气,原本他还猜测是否是自己暴露了,但现在看来只是基于寻仇而已。

 只是,如此结局他心中也是极为难受。特别是想到回去还要面对父亲,他真的不知该如何开口。毕竟临别之际杨山林眼中那毫不掩饰的期望他是看在眼里的。

 “山外那只猴子我带走,今后你自己保重吧!毕竟,已经没有亲人可以被别人拿来做要挟了。”

 说完,杨厚土头也不回的离去,只剩下了杨黄天孤立原地。

 看着已被大战波及破坏得只剩下残垣断壁的罗汉堂和四周暗的一切,杨黄天双拳紧握。

 我错了么?

 ............